• <dd id="6uox9"><noscript id="6uox9"></noscript></dd>

    <th id="6uox9"><pre id="6uox9"></pre></th>

    <em id="6uox9"><tr id="6uox9"></tr></em>

    <dd id="6uox9"><pre id="6uox9"></pre></dd>

    <rp id="6uox9"></rp>
    <li id="6uox9"></li>
    <tbody id="6uox9"><noscript id="6uox9"></noscript></tbody>
    <nav id="6uox9"><center id="6uox9"><noframes id="6uox9"></noframes></center></nav>
    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文学论文 >> 现当代文学论文 >> 议鲁迅笔下知识分子论文

    议鲁迅笔下知识分子

    作者:黄选群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05-03-27
    内容提要:本文主要讲述了两个觉醒的知识分子涓生和子君的爱情故事,他们曾经狂热地追求个性的解放,婚姻的自由。子君为了婚姻自主,不顾一切非难,脱离了自己的家庭,更喊出了个性追求的最强音。涓生绝对不如子君勇敢和热烈,但他比子君更能经受失业的打击,比子君看到更广的人生意义。为什么他们的爱情慢慢变淡,最终走向失败,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他们生活在旧社会;(二)他们自身性格的特点;(三)经济上的困顿。最后写《伤逝》带给我们两个方面的深思:(一)爱情是否需要理性;(二)完成了婚姻以后,爱情如何发展。
     
    关键词: 知识分子  觉醒  个性解放  破裂  抛弃  深思
     
          
     一、绪论。
      鲁迅一生中真正的爱情体验是许广平给他带来的,用世俗人眼光看来,鲁迅跟许广平的结合存在诸多障碍,除年龄、外貌、金钱、地位外,他还有一位形式上的太太。如果离婚,按绍兴旧习女方会因为被休而被受歧视,后果不堪设想。鲁迅宁可赔着做一世的牺牲,也不愿伤害虽然无爱但无辜的朱安。然而,许广平仍然主动果敢地向鲁迅献出了纯真的爱情。他在旧式婚姻的囚室里自我禁闭20年之后,终于逃出来了。鲁迅就以自己婚恋为题材,写了充满生活哲理和抒情色彩的小说--   《伤逝》。里面的两位主人公涓生、子君折射了鲁迅、许广平的影子。
        《伤逝》创作的年代与我们这个时代有着许多的相同之处,《伤逝》写于1925年,是鲁迅唯一的一部以青年的恋爱和婚姻为题材的作品。它以独特的角度,描写了涓生和子君的恋爱及其破灭过程。作者以一般作为追求目标的自主婚姻的完成的喜剧性结局,作为自己所揭示的一出社会悲剧的出发点。这是由喜到悲的变化转折,是我们所深思的。
        谈及《伤》这篇文章时,往往给一般读者留下的印象便是:这是鲁迅先生唯一的一篇以青年恋爱和婚姻为题材的作品,写的是一曲荡气回肠的爱情悲歌。这自然不错,或者更深一步,会将它当作中国近代新文学作品中为反封建而宣扬爱情、主张个性解放的之一。这固然也不错。但究其两种印象而言,皆未抓住鲁迅先生写这篇《伤》的真正要旨--即批判走个性解放道路的脆弱性,向人们,尤其是知识分子,揭示了社会解放才是个性解放的前提,而这些思想就是通过对人物的塑造对人物的塑造而表现出来的。
    二、涓生与子君的爱情
       (一)、子君追求个性解放。子君,作为五四时期的新女性,她对封建势力的反抗,她的大胆和坚决的性格,确是证明了“中国女性,并不如厌世家所说的那样的无法可施,在不远的将来,便要看见辉煌的曙色!彼宰杂傻淖非,对爱情的忠贞确是大无畏的。子君不但“只为了爱——盲目的爱——而将别的人生要义全盘疏忽了”,而且勇敢地喊出了个性的最强音“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他们一起“谈家庭专制,谈打破旧习惯,谈男女平等、谈伊孛生,谈泰戈尔,谈雪莱……”说明他们的思想有着共同的基础。他们受西方自由平等、个性解放思想的影响,奋起追求恋爱自由、婚姻自主。
       (二)、子君与涓生成功地同居。共同志趣和追求使两颗年轻的心贴在一起,涓生因为看不见子君而感到“百无聊赖”,并为子君的安全忧心忡忡,“莫非她翻了车么?”“莫非她被电车撞伤了么?”一旦子君来到自己身边,他就感到内心充实,提着的心也就“宁帖”下来。子君更是为了和涓生恋爱,不顾一切议论和阻拦,毅然冲出封建家庭,表现出大无畏的勇气和决心。她对路上遇到的各种敌意的眼光“全不关心”,两个青年人为着他们的纯真爱情和个人幸福,勇敢地跟周围的封建势力作斗争,并以两人的结合向封建社会予以强有力的回击。
       (三)、子君与涓生爱情的破裂。他们同居后,幸福和甜蜜的生活却没有多久就开始有裂痕。子君在建立小家庭后,缺乏远大的生活理想,全部精力忙于烧饭、做菜,忙于饲油鸡、喂阿随,见识起来越短,经常和官太太暗斗。她沉入日常生活而不作超越性人生追求是她生命中的缺陷。而涓生从恋爱转入婚姻后,由于不能在浪漫中整合日常生活的现实内涵,不能对自我心灵进行扩容而不能整合性的生命逻辑,因而失去了爱情,“更新、生长、创造”的心理能力。面临生有;,如何处理基本“求生”的难题时,他却避免与爱人共患难,从而在不顾惜爱人或曾爱过的人的生死的情况下先保证自己的生存,涓生虽标榜男女平等,也真心希望子君能与他共同奋进,却仍摆脱不了男权意识,最后还是习惯性地以女性为牺牲,抛弃了子君,最后子君死去。而涓生在他的“悔恨和悲哀”中自责,抱着悔恨的心情迁回原住的会馆。涓生和子君这一对由浪漫转入婚姻生活的男女也由此而收场。
        三、《伤逝》作为鲁迅的唯一爱情小说,却以涓生和子君他们爱情的破裂为结局,可以说是一个悲剧,但它的悲剧原因又是什么呢?我想,大概有以下三方面:
       (一)、他们生活在那万难破坏的铁屋子里,整个社会的沉滞、腐朽不可能不毁灭这个爱情的绿洲。
        封建礼教是一个吃人的社会,爱情,当然也不例外。涓生和子君只是希望获得婚姻自主和爱情上的自由,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小小的愿望,但那些仁义道德却容不下他们的叛逆!他们需要的是奴隶!一个忠诚的奴隶!在那些德高望重的封建卫道士和铁屋子里面的沉睡者们,他们都不允许他们的屋子里出现叛逆者!
        在那间铁屋子里,人们永远地维护着他们认为是无法替代,无法逾越的礼教精神。封建伦理道德,纲常名教,诸如节烈、孝道。以不情为伦理,都是吃人的东西,最低限度也是压制人的个性的东西。涓生和子君在追求自己爱情和婚姻的自由的时候,便触动了仁义道德者们。在他们的眼中,青年男女之间是没有爱情自由可言的,有的应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旦脱离了他们的准线,那就是叛逆者,当然,他们是不会让那些叛逆者好过的。于是,涓生和子君便生活在一个众人白眼的环境里。
        涓生和子君经过他们自己的努力,他们成功地同居了,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在他们自己看来,一切都是幸福的(最起码刚开始的时候是那样),但在那些封建卫道士的眼里,他们这些坏纲乱常的激进分子是不允许存在的!我觉得在路上时时遇到探索,讥笑,猥亵和轻蔑的眼光人们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光来看他们?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破坏了人们一直以来所认同的道德。封建的伦理道德沉重地压在每一位生活在铁屋子里面的人们身上,他们一旦脱离了这些准则,在社会上就难以走动。男女之间如果没有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结合,那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在社会里很难太得起头来。一不小心便要落个身败名裂,更有甚者连命都保不住。鲁迅的《离婚》中的主人公爱姑,可以说是鲁迅笔下最泼辣,最有具有反抗精神的人物。但回想一下,她是用什么来武装自己的呢?是因为自己家里有六个身强力壮的弟兄和家庭殷实,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是三茶六礼定来的,花轿抬来的。反过来说,爱姑的反抗,是因为她认为自己是在仁义道德的范围内,是道德所鼓励的,所允许的。所以,她有那么大的勇气去反抗。但封建的权威也深深地伤害着她,七大人的一声:来~~兮,就把她的气势给压住了,再也不敢找小畜生老畜生的晦气了。总的来说,封建社会就是一个吃人的社会,它吃掉你的思想,你的灵魂!当然涓生和子君的微不足道的爱情更加不用说了。
        封建思想数千年来,都在沉重地压制着人们的思想,压制着人的个性的发展。它不会给你一个小小的空间,让你去发展。在那些卫道士的眼里,你一旦反抗了,那就是和他们为敌了。涓生的失业,说到底一句就是那些卫道士们在压制着涓生。那雪花膏便是局长的儿子赌友,一定要去添些谣言,设法报告的,添什么谣言?那还不是说涓生和子君违背了封建伦理道德,没有经过双方家长的同意便同居了,那是大大的破坏社会风气的了!和她的叔子,她早已经闹开,至于使他气愤到不再认她做侄女,子君的叔叔连自己的侄女的不认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子君是个不遵守道德的人。记得涓生和子君在找住所的时候,寻住所实在不是容易的事,大半是被托词拒绝。从这几个方面来看,人们是看不惯,也看不起那些自把自为的叛逆者的,他们的内心深处只有礼教这两个字,而没有爱情两个字!
        也许涓生和子君的爱情得而复失的时候,子君可以重新过上自己的生活,那也不算是太大的悲剧,最多我们只是可惜他们的爱情是那么的弱不禁风而已,也不会太大的悲伤。但是,在当时那样沉滞、腐朽的社会里,她只能:现在她知道,她以后所有的只是她父亲--儿女的债主--的烈日一般的严威和旁人的赛过冰霜的冷眼。此外便是空虚。负着空虚的重担,在严威和冷眼中走着所谓人生的路,这是怎么可怕的事呵!而况这路的尽头,又不过是--连墓碑也没有的坟墓,那是什么?那是吃人的社会啊,子君走了第一步,社会就不会让她有机会改正的了,既然子君违背了他们的伦理道德三纲五常,那子君最后只有被逼迫走向那没有墓碑的坟墓了,这些是多么的可悲!即使你有更强的意志与斗志,到头来也会有给它吃掉的危险,想得到真正的自由,那只有推翻这个吃人的社会,推翻一切沉滞、腐朽的制度。
        可以说社会上的流言似虎吧,涓生和子君的同居引起多少人的白眼?引起多少的议论?我觉得在路上时时遇到探索,讥笑,猥亵和轻蔑的眼光,就连自己的朋友也是一样,我也陆续和几个自以为忠告,其实是替我胆怯,或者竟是嫉妒的朋友绝了交。其实鲁迅先生又何曾不是呢,为了和许广平同居,为了他们的爱情,他们只有离开了北京,作为一个战士的鲁迅尚且要里开,涓生和子君的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社会不会给他们的爱情一个自由的空间,恋爱是自由的在他们那个社会里是不会出现的,那他们的爱情绿洲也就被破灭了。在那沉滞的社会里,他们想跨出一步是那么的困难,可以用许广平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在社会上严厉的戴着道德的眼镜,专唱高调的人们,在爱之国里四不配领略的人们,或者嫉恨于某一桩事,某一方面的,对爱的他俩,也给予一番猛烈的袭击。
       (二)涓生和子君他们本身的性格弱点也注定了他们的爱情必定是一个悲剧。
        他们两个人同居之后,他们的性格也随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生活的压迫接踵而来,生计断绝的困境中,涓生那自如的心情没有了,随即自己的自私、虚伪和卑怯的心理便膨胀起来。这样,他们的爱情也就在自己那膨胀的心理中慢慢地变质,慢慢地变淡,最后走向了破裂。
        刚开始的时候,涓生是勇敢的,对爱情也是真挚的,也是令人感动的。我爱子君,仗着她逃出这寂静和空虚他们都是觉醒的知识分子,他们彼此鼓励着,彼此依偎,准备逃脱这个沉滞的社会,追求自己的爱情,他们抛弃了世俗的眼光。在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他们的确找到了自己的爱情。他们的爱是甜蜜的,我也渐渐清醒地读遍了她的身体,她的灵魂。但是,涓生他本身的弱点,在社会和生活的压力下,慢慢地流露出来。
        教育学家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这样教育儿子:要记住,爱情首先意味着对你的爱侣的命运、前途承担责任……爱,首先意味着献给,把自己精神力量献给爱侣,为他(她)缔造幸福。爱情是一种责任,是一种奉献。但是,涓生他做到了吗?我想他没有做到,……人的生活的第一着是求生,向着这求生的道路,是必须携手同行,或奋身孤往的了,倘使只知道捶着一个人的衣角,那便虽战士也难于战斗,只得一同灭亡新的路的开辟,新的生活的再造,为的是免得一同灭亡咋一看,好象还挺有道理的,在我们现在这个社会里,我们看上去也是无可厚非的,也会赞同。但是,我们想想,他们所生活是怎样一个社会?是一个沉滞的吃人的社会。涓生那样做,实际上是一种不负责任、把子君往死里推的表现!一种虚伪的心态!他也知道子君一旦离开了他,回到她父母的家里,她一定会死于那无爱的世界。最后子君死于那无爱的世界里。涓生没有做到为爱侣奉献,更没有尽到对爱情应该负的责任,他想的只是他自己。说句不好听,是那种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思想,在当时的社会里,他离开了子君,实际上就是把子君送向死亡的尽头!
        当然,我们不可以认为涓生就是一个坏人,他也沉痛地说出了自己悔恨:那么,即使在孽风怒吼中,我也将寻觅子君,当面说出我的悔恨和悲哀,祈求她的饶;否则,地狱的毒焰将围绕我,猛烈地烧尽我的悔恨和悲哀。也是一个觉醒的知识分子。
        在最初反抗家庭专制的斗争中,子君同样表现出非凡的勇敢和坚决,她喊出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这样响亮的个性解放呼声,但她以为争得同居的权利,就获得了一切,从此安于平庸的生活,将别的人生的要义都忘却了。旧思想的束缚使子君心甘情愿地成为捶着衣角生活的家庭主妇,阳为夫而生之,阴为妇而助之的思想牢牢地禁锢着她。一旦失去了涓生的爱,便无可奈何地退回父亲那里,独自负荷着虚空的爱的重担,走完人生的长途。
       (三)、经济上的困顿,使他们失去了轻松自如的心态,他们的爱情也就一步一步地走向灭亡。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把人的需要分为五个层级,生理的需要排在首位,也是最基础的位置。一个人想在社会有一番建树,首先应该是解决生存问题,生存的问题解决不了,还谈什么其他奋斗?在涓生和子君生活的社会里,他们要生存,最起码的是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所以他们必须解决经济这个问题才有机会令爱情更加牢固。涓生和子君的爱情虽然都有很深的感情(刚开始的时候)。但是,到最后他们那朵美丽的爱情花朵也是悄然凋落。在除了社会压逼和他们个人性格特点的缺陷之外,生活的困顿,使他们失去了斗志!我虽然不敢说没有面包就没有爱情,但是没有面包的爱情是难以维持的,难道真的是:有情可以饮水饱吗?美满的爱情是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上的,就像一朵美丽的花朵需要阳光和雨露一样。在经济困顿上,涓生和子君那轻松自如的心境没有了,当涓生被局里开除了的时候,子君的第一反映是:无畏的子君也变了颜色,涓生也只有忙碌在于那求生的道路上,以前的那些轻松心情没有了,他忙碌在那抄抄写写的工作中,由此也和子君产生了矛盾。涓生要一个安静环境去工作,而子君也为了生活上的一点琐碎的事情和生活上的拮据而同邻居争论不休,致使涓生有了那么的一种感觉:天气的冷和神情的冷,逼迫我不能在家庭中安身,这样的生活,爱情会长久吗?答案是肯定的。一个人要想战斗,首先你得不饿着肚子,不至于饿着肚子战斗,减了锐气,涓生和子君都具有很强的反抗精神,但是由于经济陷入了困境,涓生无法在家里静静地做他的事情,子君也得去为了生计而忙碌着,他们再也没有时间谈家庭专制,谈打破旧习惯,谈男女平等,谈伊卜生,谈泰戈尔,谈雪莱……,自然就少了一份理解与交流了。也许他们都忘却了经济对他们来说是那么的重要,记得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里面说道:但人不能饿着静候理想世界的到来至少也得留一点残喘,正如涸辙之鲋,急谋升斗之水一样,就要这较为切近的经济权,一面再想办法。所以,涓生和子君想得到美满的爱情,得去解决一下自己的经济问题才行啊。
        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就这样说了出来,也可以说是对青年的一种告诫吧。他和许广平离开北京正是经济困顿的时候,他们相约分头苦干两年,挣得足可以维持半年生活费的积累,以便不至于社会压迫来了,饿着肚子战斗,减了锐气。他告诉我们,不要让爱情麻木了自己的思想,不要以为有了爱情就可以得到了一切,肚子问题同样要解决,否则,脚下的路便难走了很多。
        总的来说,涓生和子君的爱情失败,是因为他们生活在那沉滞的铁屋子里面,同时他们自身的性格所表现出来的弱点和经济的困顿也是他们爱情失败的重要原因。要想得到真正的爱情自由,必须打破那沉滞的铁屋子,做一个真正的觉醒者,同时也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不要饿着肚子战斗,减了锐气。
        四、《伤逝》对爱情的解读,对于我们这时代,我以为至少有两个方面值得深思。
       (一)、爱情是否需要理性。毋庸置疑,爱需要激情,需要无畏的付出。人生享受爱情的过程也是一个激动与被激动的过程。涓生与子君的爱情同样是在激情里,在激动与被激动中开始的,对于子君,她以爱情的全身心的拥抱来面对人生,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不能干涉我,在这里,子君一方面已经完成了自我的觉醒,另一方面也把自己推向了非此即彼的非理性的生命归宿。但是当他们义无反顾地把拥抱了爱情之后,生活开始逼迫着他们向理性回归。随着涓生的失业,生活的物质基础丧失了,在同居之前所有思考所未完成的部分,这个时候都需要他们去理性地打量。对于涓生,在没有完成自己的事业之前,他是否有能力为爱情准备一切?没有!子君可以为爱情牺牲一切,但对于涓生,他不能为爱情牺牲事业,一句话物质是爱情的基础,在生活的物质基础丧失之后,爱情也失去了依存之所。由此看来,涓生的变心不仅仅是道德层面的不负责任,更多的是对爱情理性思考的不足。
       (二)、完成了婚姻之后,爱情如何发展?有一句话不无道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对于爱情中的双方来说,爱情是一种心心相印,是两情相悦,是快乐的男欢女爱。在没有同居之前,涓生和子君是心心相吸的一对,是精神的绝对互动。同居以后,生活变得越来越具体,具体的生活把爱情中的女性彻底地改造了。子君和涓生已经没有太多的精神上的交流,子君不再与涓生如婚前一样热烈地讨论人生、文学,子君感兴趣的是如何打理好这个家,今天做什么吃什么。在涓生看来子君变得越来越俗。爱情在这个过程中失去了原有的魅力,在各方面因素的作用下涓生开始从这个围城里逃离。完成了婚姻之后,爱情如何发展?鲁迅没有回答,但他给了我们思考的课题。
        其实,爱情和生活一样,平平淡淡才是它的真实内核。当我们把爱情看得不再平淡,给爱情付与了太多的内容的时候,一旦爱情演变成婚姻,危险便会随之而来。
        所以,天地之间这个爱字,并非如我们年轻所想像的那样只要两情相悦就行了,也不是如我们的有些前卫主义者那样,爱情是一种游戏。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也许她需要我们用一生去思考去演绎,当我们在不懂爱情的年龄任我行,生命会给你开一个要你用一生去承受的玩笑。
     
    参考文献:
    1、《鲁迅短篇小说欣赏》,主编:卢今, 广西教育出版社,1987年版,第130页。
    2、《鲁迅研究》第十一期,主编:赵晓笛,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3、《论〈伤逝〉个性解放问题》第348页,主编:冯奇,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4、《鲁迅作品论集》第109页,1984年版,主编:王瑶。

    论文搜索
    关键字:鲁迅 知识分子 知识
    最新现当代文学论文
    从庄子的“言意观”看当代文学的“主题先行
    本土经验与中国现当代文学世界性阐述
    当代文学名著赏析
    新写实手法在中国当代文学中的价值研究
    中国现当代文学中的情感教育
    师范院!爸泄值贝难Ы萄А钡募傅闼伎
    关于中国现当代文学思潮研究的几个问题
    浅谈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现状与改革探索
    中国当代文学的经典化问题
    国家开放大学平台下现当代文学名著导读课程
    热门现当代文学论文
    《骆驼祥子》中的人道温情与启蒙立场
    《呼啸山庄》中希思克厉夫性格的双重性
    浅议鲁迅《伤逝》中爱情失败的原因
    议鲁迅笔下知识分子
    谈《围城》的讽刺艺术
    现当代诗歌中的女性意识探幽
    冰心与基督教——析冰心“爱的哲学”的建立
    当代爱情小说的历时性研究
    三毛的创作姿态与文体选择
    关于王小波的文化想象

  • <dd id="6uox9"><noscript id="6uox9"></noscript></dd>

    <th id="6uox9"><pre id="6uox9"></pre></th>

    <em id="6uox9"><tr id="6uox9"></tr></em>

    <dd id="6uox9"><pre id="6uox9"></pre></dd>

    <rp id="6uox9"></rp>
    <li id="6uox9"></li>
    <tbody id="6uox9"><noscript id="6uox9"></noscript></tbody>
    <nav id="6uox9"><center id="6uox9"><noframes id="6uox9"></noframes></center></nav>
    安徽快三安徽快三网址 海门 | 阿克苏 | 雄安新区 | 衡水 | 文山 | 常州 | 淮南 | 汉中 | 德州 | 朝阳 | 焦作 | 河南郑州 | 白山 | 六安 | 泰安 | 仁怀 | 楚雄 | 昭通 | 攀枝花 | 启东 | 四川成都 | 永州 | 桐城 | 益阳 | 新余 | 临沧 | 承德 | 铜川 | 邯郸 | 天长 | 杞县 | 镇江 | 伊犁 | 东台 | 长治 | 泉州 | 丽水 | 平潭 | 三门峡 | 衡阳 | 保亭 | 绥化 | 五家渠 | 延边 | 澳门澳门 | 张家口 | 伊犁 | 日喀则 | 秦皇岛 | 巴彦淖尔市 | 嘉峪关 | 灌南 | 莒县 | 池州 | 大庆 | 日喀则 | 乐平 | 湘潭 | 滨州 | 淮北 | 汕尾 | 平顶山 | 仁怀 | 南京 | 枣阳 | 乌兰察布 | 如皋 | 漳州 | 喀什 | 改则 | 章丘 | 保定 | 安康 | 醴陵 | 蚌埠 | 德宏 | 巴中 | 延安 | 菏泽 | 固原 | 茂名 | 张北 | 临沂 | 渭南 | 滕州 | 邹平 | 如东 | 巴彦淖尔市 | 海安 | 荆门 | 昭通 | 清远 | 济宁 | 定州 | 武安 | 扬中 | 孝感 | 铜川 | 十堰 | 衡阳 | 洛阳 | 通辽 | 铜陵 | 海安 | 乐山 | 扬州 | 长葛 | 朔州 | 诸暨 | 宁波 | 湘西 | 张掖 | 寿光 | 兴安盟 | 长垣 | 海东 | 毕节 | 日喀则 | 泉州 | 阳江 | 聊城 | 仁寿 | 信阳 | 阿勒泰 | 玉环 | 浙江杭州 | 丽水 | 辽宁沈阳 | 保定 | 阳泉 | 赤峰 | 晋中 | 燕郊 | 绵阳 | 温州 | 曲靖 | 贵港 | 安徽合肥 | 黄山 | 甘孜 | 伊犁 | 临沂 | 单县 | 贺州 | 延边 | 许昌 | 河池 | 阜阳 | 嘉兴 | 江苏苏州 | 兴安盟 | 阿拉善盟 | 四川成都 | 灌南 | 黑河 | 德清 | 乐山 | 昌都 | 赤峰 | 金华 | 商洛 | 咸阳 | 漯河 | 江门 | 衡阳 | 高雄 | 齐齐哈尔 | 涿州 | 象山 | 四川成都 | 阿拉尔 | 桐城 | 金坛 | 怀化 | 海丰 | 浙江杭州 | 资阳 | 泸州 | 文昌 | 乌海 | 池州 | 丽水 | 海拉尔 | 宜宾 | 咸宁 | 铜仁 | 德清 | 吉林长春 | 如东 | 崇左 | 大连 | 宁波 | 许昌 | 莱州 | 十堰 | 临海 | 湘西 | 荣成 | 东营 | 随州 | 甘南 | 日照 | 贺州 | 梧州 | 滕州 | 汉川 | 宜都 | 台州 | 湖北武汉 | 澄迈 | 日喀则 | 和田 | 肇庆 | 台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泉州 | 滨州 | 昆山 | 湛江 | 鹰潭 | 石嘴山 | 辽宁沈阳 | 玉溪 | 锡林郭勒 | 葫芦岛 | 济源 | 阜新 | 黔西南 | 文山 | 沛县 | 永新 | 博尔塔拉 | 南安 | 寿光 | 新疆乌鲁木齐 | 百色 | 广汉 | 桐乡 | 昆山 | 深圳 | 湛江 | 铜川 | 中山 | 四平 | 安吉 | 黑龙江哈尔滨 | 云南昆明 | 泰兴 | 宁夏银川 | 吴忠 | 四平 | 长葛 | 新沂 | 常州 | 滕州 | 吴忠 | 玉林 | 吉安 | 辽阳 | 阳泉 | 长兴 | 湖州 | 丽江 | 来宾 | 鄢陵 | 湛江 | 张家界 | 香港香港 | 长垣 | 云浮 | 株洲 | 三河 | 南京 | 永州 | 安吉 | 包头 | 喀什 | 海东 | 金华 | 常德 | 邹平 | 萍乡 | 漯河 | 景德镇 | 南阳 | 兴安盟 | 三门峡 | 崇左 | 三明 | 乌兰察布 | 垦利 | 海宁 | 嘉兴 | 天长 | 池州 | 柳州 | 东台 | 库尔勒 | 玉溪 | 张掖 | 抚州 | 泰州 | 启东 | 天长 | 南京 | 基隆 | 图木舒克 | 大理 | 高密 | 海拉尔 | 琼海 | 莆田 | 赣州 | 醴陵 | 陕西西安 | 延边 | 台州 | 吐鲁番 | 澳门澳门 | 嘉兴 | 宜宾 | 毕节 | 辽阳 | 兴安盟 | 保定 | 运城 | 正定 | 三门峡 | 渭南 | 浙江杭州 | 徐州 | 海南 | 惠东 | 桐城 | 梧州 | 澄迈 | 宜都 | 项城 | 泰兴 | 包头 | 漳州 | 恩施 | 南京 | 深圳 | 常德 | 镇江 | 荣成 | 阿坝 | 乐平 | 如东 | 泸州 | 汉中 | 芜湖 | 吉林 | 嘉峪关 | 济南 | 巴音郭楞 | 沧州 | 漳州 | 象山 | 黄石 | 鞍山 | 和田 | 九江 | 阜新 | 遵义 | 邢台 | 商洛 | 莱芜 | 明港 | 霍邱 | 五指山 | 迁安市 | 嘉善 | 盐城 | 铁岭 | 阿克苏 | 宁国 | 青海西宁 | 滨州 | 马鞍山 | 三明 | 大理 | 大连 | 景德镇 | 东莞 | 晋城 | 泰州 | 茂名 | 泰安 | 新乡 | 江西南昌 | 黑河 | 宁夏银川 | 宝应县 | 咸阳 | 济南 | 朔州 | 通辽 | 三亚 | 长葛 | 琼海 | 呼伦贝尔 | 白山 | 四川成都 | 伊春 | 香港香港 | 甘孜 | 滕州 | 日喀则 | 阿勒泰 | 珠海 | 安吉 | 招远 | 韶关 | 吉林长春 | 淄博 | 巴彦淖尔市 | 金昌 | 泉州 | 盐城 | 图木舒克 | 沛县 | 松原 | 宜春 | 抚州 | 湖北武汉 | 内江 | 威海 | 达州 | 慈溪 | 铜陵 | 莒县 | 陕西西安 | 包头 | 吐鲁番 | 黄南 | 定西 | 眉山 | 和县 | 海西 | 咸阳 | 济宁 | 济源 | 宜都 | 荣成 | 韶关 | 眉山 | 晋江 | 云浮 | 阿里 | 上饶 | 咸宁 | 遵义 | 石嘴山 | 济南 | 晋江 | 沛县 | 宝鸡 | 扬州 | 韶关 | 宁波 | 林芝 | 那曲 | 保定 | 中卫 | 库尔勒 | 燕郊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咸阳 | 广元 | 扬中 | 馆陶 | 六安 | 琼中 | 西双版纳 | 达州 | 海安 | 苍南 | 台北 | 神农架 | 佛山 | 吐鲁番 | 新余 | 四川成都 | 白山 | 南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东营 | 大庆 | 灌南 | 芜湖 | 淮南 | 赣州 | 葫芦岛 | 吉林长春 | 江苏苏州 | 铜川 | 汕尾 | 济南 | 白银 | 眉山 | 无锡 | 潍坊 | 长治 | 沧州 | 河源 | 广饶 | 海北 | 东阳 | 安吉 | 黔南 | 东方 | 正定 | 连云港 | 台中 | 昌吉 | 溧阳 | 临沂 | 莱芜 | 邢台 | 南京 | 阿拉尔 | 乐清 | 琼中 | 招远 | 江西南昌 | 贵州贵阳 | 梅州 | 三亚 | 任丘 | 七台河 | 博尔塔拉 | 象山 | 项城 | 大庆 | 孝感 | 黔东南 | 项城 | 日喀则 | 保亭 | 湛江 | 玉树 | 平凉 | 保定 | 新余 | 玉溪 | 信阳 | 黄冈 | 阿拉善盟 | 单县 | 嘉兴 | 四川成都 | 绵阳 | 海西 | 天长 | 大连 | 塔城 | 长垣 | 馆陶 | 霍邱 | 朝阳 | 简阳 | 铜仁 | 江苏苏州 | 玉溪 | 荣成 | 吐鲁番 | 青州 | 沧州 | 漯河 | 江门 | 宿州 | 瑞安 | 莆田 | 临沧 | 澳门澳门 | 洛阳 | 贵港 | 桓台 | 琼海 | 西双版纳 | 徐州 | 泰州 | 遵义 | 无锡 | 霍邱 | 三河 | 贵州贵阳 | 迁安市 | 陇南 | 河池 | 任丘 | 雄安新区 | 济源 | 儋州 | 肥城 | 楚雄 | 酒泉 | 张掖 | 赤峰 | 绵阳 | 果洛 | 淮南 | 甘南 | 景德镇 | 项城 | 天水 | 焦作 | 金华 | 新沂 | 达州 | 赵县 | 大兴安岭 | 景德镇 | 海西 | 承德 | 枣庄 | 德州 | 大连 | 抚州 | 山南 | 象山 | 上饶 | 六盘水 | 鄂州 | 佳木斯 | 三沙 | 涿州 | 高雄 | 柳州 | 吉林 | 晋城 | 济南 | 仁寿 | 绍兴 | 那曲 | 梧州 | 咸阳 | 明港 | 萍乡 | 青海西宁 | 恩施 | 张家口 | 定州 | 庄河 | 益阳 | 赣州 | 德阳 | 临汾 | 七台河 | 四川成都 | 阿坝 | 枣阳 | 泰州 | 五指山 | 台北 | 广元 | 仁寿 | 禹州 | 本溪 | 云南昆明 | 衢州 | 大理 | 临沂 | 承德 | 遂宁 | 泗洪 | 盘锦 | 黄石 | 燕郊 | 吴忠 | 襄阳 | 鸡西 | 百色 | 延安 | 天水 | 姜堰 | 伊犁 | 韶关 | 五指山 | 项城 | 济南 | 盐城 | 六安 | 台湾台湾 | 嘉兴 | 阿坝 | 德宏 | 武安 | 琼中 | 昆山 | 山东青岛 | 泗洪 | 达州 | 霍邱 | 鸡西 | 韶关 | 阿里 | 青海西宁 | 毕节 | 新疆乌鲁木齐 | 石嘴山 | 益阳 | 营口 | 晋江 | 本溪 | 六安 | 铜川 | 攀枝花 | 保定 | 张北 | 林芝 | 任丘 | 秦皇岛 | 荆州 | 山东青岛 | 贵港 | 天长 | 垦利 | 通辽 | 山南 | 五指山 | 乌兰察布 | 大庆 | 馆陶 | 新乡 | 常德 | 阿勒泰 | 乐清 | 南充 | 巢湖 | 宝鸡 | 五指山 | 日照 | 伊犁 | 如东 | 海东 | 商丘 | 宿迁 | 新余 | 项城 | 吐鲁番 | 舟山 | 东海 | 金华 | 焦作 | 鹤岗 | 赣州 | 鄂尔多斯 | 甘南 | 吐鲁番 | 昭通 | 商丘 | 盘锦 | 绥化 | 醴陵 | 普洱 | 阿里 | 博罗 | 鄂尔多斯 | 江门 | 昆山 | 吐鲁番 | 七台河 | 汉川 | 宜春 | 日喀则 | 防城港 | 铜陵 | 诸城 | 荆州 | 昌吉 | 伊犁 | 南京 | 白山 | 达州 | 大连 | 临沧 | 南京 | 厦门 | 黔东南 | 湘潭 | 陕西西安 | 昆山 | 玉林 | 临夏 | 吉林长春 | 赣州 | 普洱 | 宜宾 | 蚌埠 | 和田 | 巴彦淖尔市 | 清徐 | 深圳 | 丹阳 | 安吉 | 云浮 | 广州 | 珠海 | 禹州 | 德宏 | 伊春 | 池州 | 黄南 | 珠海 | 泗阳 | 亳州 | 江西南昌 | 辽源 | 三亚 | 金坛 | 鞍山 | 如东 | 钦州 | 陇南 | 朔州 | 吉林 | 台湾台湾 | 吉林长春 | 金华 | 单县 | 宜昌 | 安阳 | 林芝 | 海宁 | 忻州 | 海西 | 五指山 | 塔城 | 萍乡 | 辽阳 | 普洱 | 衢州 | 吴忠 | 嘉善 | 宁国 | 曲靖 | 运城 | 淮北 | 大丰 | 漯河 | 余姚 | 榆林 | 霍邱 | 博尔塔拉 | 巢湖 | 崇左 | 孝感 | 长兴 | 库尔勒 | 牡丹江 | 大连 | 雅安 | 招远 | 淮北 | 大庆 | 芜湖 | 阜新 | 兴化 | 昌吉 | 宁国 | 儋州 | 宝应县 | 昌都 | 雅安 | 莱芜 | 保亭 | 绍兴 | 西双版纳 | 阿拉善盟 | 包头 | 黑龙江哈尔滨 | 吴忠 | 广安 | 桐城 | 朔州 | 澳门澳门 | 吉安 | 江西南昌 | 长治 | 招远 | 秦皇岛 | 塔城 | 甘孜 | 莒县 | 昌吉 | 张掖 | 邹平 | 深圳 | 昌吉 | 临汾 | 沛县 | 燕郊 | 泰安 | 迪庆 | 深圳 | 海拉尔 | 黔东南 | 巴音郭楞 | 垦利 | 红河 | 惠东 | 巢湖 | 泰安 | 宝鸡 | 邢台 | 汉中 | 基隆 | 阳江 | 洛阳 | 甘孜 | 单县 | 绍兴 | 香港香港 | 晋中 | 玉环 | 图木舒克 | 铜陵 | 宜昌 | 宜昌 | 宜昌 | 吴忠 | 唐山 | 邹平 | 灵宝 | 海西 | 瓦房店 | 海西 | 伊犁 | 阿克苏 | 金华 | 十堰 | 鄂尔多斯 | 鹤岗 | 巴彦淖尔市 | 固原 | 定州 | 海门 | 葫芦岛 | 三明 | 绥化 | 邳州 | 资阳 | 台州 | 眉山 | 江西南昌 | 辽宁沈阳 | 德州 | 甘肃兰州 | 吕梁 | 德州 | 诸城 | 金华 | 河北石家庄 | 嘉峪关 | 莱芜 | 德宏 | 黔西南 | 南平 | 和田 | 阿拉善盟 | 安庆 | 扬州 | 海安 | 无锡 | 宣城 | 阿拉尔 | 兴安盟 | 克孜勒苏 | 长治 | 三亚 | 桐城 | 天水 | 锡林郭勒 | 张掖 | 海拉尔 | 香港香港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雅安 | 白银 | 文昌 | 甘肃兰州 | 孝感 | 泰州 | 东营 | 六盘水 | 厦门 | 荣成 | 图木舒克 | 芜湖 | 曲靖 | 大同 | 吉林 | 神木 | 定安 | 天长 | 邢台 | 桂林 | 玉环 | 如东 | 庆阳 | 阳江 | 晋江 | 嘉善 | 新余 | 澳门澳门 | 黔东南 | 玉溪 | 六盘水 | 漯河 | 常德 | 绍兴 | 海西 | 天门 | 诸暨 | 吉林长春 | 台州 | 三明 | 鞍山 | 沛县 | 资阳 | 桂林 | 黑龙江哈尔滨 | 琼中 | 灌云 | 台湾台湾 | 禹州 | 镇江 | 台南 | 三亚 | 阿勒泰 | 桐城 | 项城 | 淄博 | 遵义 | 庄河 | 南京 | 江苏苏州 | 通辽 | 温岭 | 雄安新区 | 黑龙江哈尔滨 | 金昌 | 灵宝 | 保山 | 晋城 | 喀什 | 固原 | 哈密 | 河池 | 昌都 | 博尔塔拉 | 辽宁沈阳 | 莱州 | 宁波 | 丽水 | 贺州 | 桐乡 | 白山 | 许昌 | 新疆乌鲁木齐 | 德州 | 晋江 | 湖北武汉 | 单县 | 金昌 | 攀枝花 | 靖江 | 大丰 | 正定 | 保山 | 信阳 | 十堰 | 河南郑州 | 灵宝 | 鄂尔多斯 | 滕州 | 灵宝 |